南宁市成为首批国家海绵城市建设试点城市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3-23 10:40    次浏览   >

据介绍,目前南宁一些现有排污口管径偏小,大量老旧小区更是缺乏市政污水管网,已有的小区管网大部分无法与城市主干道管网接驳,尚存“最后一公里”盲区,导致雨污不分,大量生活污水不随着污水主管道进入处理厂,而是直接进入雨水管道,最终流入内河及邕江。市政污水管网未成系统贯通,水系两岸截污管道未能与水系环境整治同步实施建设,一定程度上造成建管脱节。

与此同时,南宁有关部门将于2015年8月31日至2017年6月30日为时间范围,全面实施污水直排口整治。主要是加快市政污水管网和内河截污管网建设,提高污水收集率;提高执法和监管力度,对偷排、乱排的单位和个人加大经济处罚;建委、农业、环保等部门要加强对污水直排口整治工作的指导,对工业污水、农业污水、生活污水等各类直排口的整治进行分类指导等。

“如果每条内河的主要排污口都有一个中小型的处理项目,可以在截污后就地处理,能够有效保障河道水质水量”,冯步广说,这样也可以避免将水调运至较远的处理厂,减少运输成本及阻碍,同时减轻以往的“调运后补水”成本,依靠分散处理降低治水的重复建设、成本浪费。

南宁市城市内河管理处主任冯步广表示,生产生活污水直排是内河污染主因,但因为市政污水管网建设滞后等原因,两岸污水直排的问题还比较突出。

“半城绿树半城楼”的南宁,本是我国西南地区一座美丽洁净、宜居宜业的城市,然而近年来城市多条内河及城市“母亲河”邕江的水质不断恶化,一条条黑臭河流形成且多年得不到改观,“黑臭河”像城市伤疤一样成为市民心中的痛点,“美丽南宁”也因此打了折扣。

南宁北排水环境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启诚表示,这一项目是在内河整治方面的一次模式创新。“除污水处理外,还要按要求保障河道水量、水质等达到标准,结合海绵城市要求开展水流域综合治理”。如,项目在实施过程中建设一系列生态“海绵体”,注重通过修复生态来蓄水、净水等。

目前南宁市18条内河中,仅有1条水质为四类,其余17条内河水质为劣五类。由于内河水直排邕江,每年5至7月邕江都会迎来水质预警期。各项指标分析发现,南宁内河及邕江水质恶化的主要原因是沿河两岸的点源污染(如各污水管的污水),面源污染(如分散的生活污水、垃圾、工业污水、养殖户及雨季溢流污水),内源污染(如沉积河道的底泥释放出重金属、有毒有机化学物)。

8月19日,记者在南宁市交易市场朝阳溪河段走访发现,河水只有儿童及膝深,呈墨绿色,走近即能闻到令人窒息的腥臭味。由于交易市场附近一带多有租住于此的农民工,岸边流动摊贩熙熙攘攘,一些无人看管的农民工子女经常下到脏臭的朝阳溪中玩耍。采访当日,记者看到三个约四五岁的小朋友在水中趟玩,胳膊上都沾满了淤泥。

今年3月,广西首个流域治理ppp项目,也是“海绵城市”建设的示范项目——南宁市竹排江上游植物园段(那考河)流域治理项目正式启动。这一项目引入北排集团作为社会投资人与政府方成立项目公司、合作10年。

18条城市内河大多是黑臭水体、污水通过300余个直排口进入内河及邕江、城市污水处理厂饱负荷运行……虽经“治水”多年,有着“绿城”“水城”美誉的广西南宁市却仍然面临着这样尴尬的现实。

来自南宁市城市内河管理处的数据显示,目前南宁市城市内河和邕江两岸共有344个污水直排口,18条内河两岸共有276个污水直排口,邕江两岸污水直排口有68个。在276个城市内河污水直排口中,纯污水口6个,雨污混合口270个。朝阳溪就有42个直排口。

根据《南宁市截污治污三年行动计划(2013-2015年)》,南宁有关部门将致力于打通断头管,即接通接往各污水处理厂的主要污水干线;开展地下排水(雨水、污水)管网普查;建立推进污水管网建设工作的联动机制,从根本上在地面以下为城市铺就一套“有良心的”水利管网。

在这几次的整治中,朝阳溪都是治理重点,却始终未见“一池污水变清泉”。一些当地官员和专家认为,治污效果不佳的根源在于理念:分段治理的模式难以从源头上遏制污水流入,由于水系两岸截污管道未能与水系环境整治同步实施建设,以及水系尚未完成全流域截污和整治等方面的原因,导致“中间河段即使投入重金治理初见成效,一旦上游污水注入,治理前功尽弃”的情况发生。朝阳溪的“十三中至大坑口”河段就是典型例证。

8月以来,南宁高温酷暑,记者走访南宁市朝阳溪、大坑口、部分邕江河段等水体,目力所及依然是浑浊的河水、不断流入江河的排污口,以及市民面对河水嫌恶无奈的眼神。

仅走访了四五百米,记者就看到了两三个排污口正在源源不断地向朝阳溪中排放来自岸边的污水。“这水沟常年都这么臭。”一名岸边的小商贩说,经常见到排污口流出脏水,岸边一些人也会随意向水中投弃垃圾甚至大小便,一般也见不到有人管理。

另一方面,污水处理能力饱和。当前南宁市有琅东污水处理厂、江南污水处理厂两个主要的处理厂,每天的处理能力总和为84万立方米,已经是饱和运行。正在试运行的两个污水处理厂均位于离中心城区较远的位置,收集进场污水有限,且成本高昂。

记者了解到,近年来南宁市也在不断强化污水管网建设力度,实施了截污治污三年行动计划,但受限于资金、征地拆迁等难题,建设进度并不如人意。

作为南宁内河污染的典型代表,朝阳溪见证了南宁市多年治污的历程。1992年,南宁市成立整治朝阳溪管理处,开始启动朝阳溪等市区内河的整治。2009年6月,南宁提出打造“中国水城”,2011年4月审批通过《南宁市“中国水城”建设规划(2010—2020)》,提出“把南宁市建设成为综合型、河湖水网城市,构筑‘一江、两库、两渠、六环、十八河、一百湖’的水网体系,实现‘千米见水’、‘两千米见湖’,河湖水质达到ⅲ-ⅳ类,实现城市水系‘水畅、湖清、岸绿、景美’”等一系列目标,计划于2020年左右实现规划目标,并为此投入了数百亿元资金。

记者近日在南宁调查了解到,当地正在总结经验教训的基础上创新治水理念和模式,大力推进“海绵城市”试点建设,变分段治污为全流域治理,变集中式处理为分散式处理,变政府投入为ppp模式等,力争两年之内还市民“水清岸绿”,让“绿城”“水城”实至名归。

变污水集中处理为就地分散处理、推广ppp模式破解融资难题、变“工程治水”为“生态治水”——上述项目或将成为下一步南宁内河整治的样本。

今年3月,南宁市成为首批国家“海绵城市”建设试点城市。目前,南宁市已安排总投资近百亿元的“海绵城市”建设试点项目,通过“渗、滞、蓄、净、用、排”等工程措施,让城市像海绵一样具有良好“弹性”,这也将为南宁内河整治模式带来全新转变。

国务院“水十条”提出,直辖市、省会城市、计划单列市建成区要于2017年底前基本消除黑臭水体,一场治水攻坚战已不容回避。痛定思痛,传统的“治水”理念和“治水”模式值得反思,而环保升级和改革也为破解难题带来了新的机遇。

在南宁市邕江水面上的凌铁大桥、英华大桥附近,记者见到了几个排污口,同样也是哗哗地流个不停,浓黑的污水直排邕江,散发出阵阵恶臭,岸边随处可见塑料袋、饮料瓶等生活垃圾。